安丘漢畫像石墓

發布時間:2011-03-28

 

    董家莊漢畫像石墓位于安丘市博物館院內,原址在城區西南9公里的凌河鎮董家莊村北。1959年修建牟山水庫時發現,是一座大型的漢畫像石墓。同年12月至次年3月,山東省文物管理處對墓葬進行了清理發掘,只把畫像石拆遷到縣城保存。1963年在北關果園內(現市博物館院內)復原,墓入口處增建了保護性前廳,門額題“漢墓”。1979年安丘縣人民政府公布漢畫像石墓為第一批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3年安丘縣城鄉建設委員會、安丘縣文化局劃定了安丘董家莊漢畫像石墓的保護范圍及建設控制地帶,對漢墓及其周圍的環境保護作出了規定。

    漢墓座北朝南。整座墓葬由甬道、墓門、前室、中室、兩間后室、東耳室、北耳室等部分組成。墓葬南北長14.3米,東西寬7.91米(以外壁為準,不含墓道),占地面積70.15平方米。整座墓葬除甬道用磚鋪地外,均用預制石板、石條建成,共用石材224塊,石質大部分是石灰巖。甬道為券頂,前室、中室及后室東西兩間均為盝頂,皆用加工成子母口的梯形坡石與長方形的頂石扣合而成。兩耳室均為平頂。石材之間采用了水泥砌縫粘合,非常牢固。室內前室、中室、后室中間,立有四根承重的方柱石和圓柱石,柱石與墓門、甬道構成一條南北的中軸線,東西基本對稱。漢墓在整體設計上類似現實生活中的建筑式樣,體現了漢代人生時崇尚榮華富貴,死后不忘在天堂享受的“再生”思想意識。

    墓內石材全部經過了藝術加工,在224塊石材中,有103塊刻有畫像。這些畫像分布在甬道封口石、墓門、墓室四壁及室頂、立柱、地栿等處,畫像面積達146平方米。除有幾處草就未成外,有69幅完整的畫像。畫像根據題材需要和所處的部位采用了不同的雕刻技法,其中絕大多數是鑿紋減地淺浮雕,少數為減地凹面陰線刻,個別畫像采用了高浮雕和透雕技法,有時同一幅畫像也使用了多種雕刻技法。雕刻設計規范,手法嫻熟,表現了漢代高超的石刻藝術水平。

    畫像題材多種多樣,表達內容非常豐富,基本分為以下幾類。

    第一類:反映了墓主人車馬出行、拜謁、樂舞百戲、漁獵等社會生活內容。主要分布在墓室四壁及少數坡頂石上,代表性的畫面有中室室頂北坡的樂舞百戲圖,后室西間西壁的狩獵圖,前室、中室西壁的車馬出行圖。樂舞百戲圖描繪了一幅歡騰的動態景觀,畫面布局合理,博而不亂。其中飛劍跳丸一組,一人的右足、左膝、左臀部位及雙手各一球,有六球懸空,次第落下,共有十一球,另有三把劍同時飛舞在空中。一人把玩十四件器物,毫無局促之感,這在所發現的同類題材的表演中是一個紀錄。桿戲一組,一人曲雙臂擎桿,有兩人緣桿而上,桿頂一人仰身舞蹈;上部橫桿之上共有六人,其中四人或足或膝勾住橫桿,而身體懸空作舞動之姿,另兩人在橫桿之上,雙手撫桿作仰面倒立翻轉。桿上九人齊動,姿態各異,雖各不相顧,絕無驚險之虞。執桿之人踮腳仰首,輕松自如,這又是所見相同游戲中表演人數最多的一幅。六博一組,中置一套博局,環繞六人,俱為羽衣裝束,分為三組,兩兩相對,直觀地表現了六博游戲的玩法。其中兩人離局跽坐,曲臂俯身對玩;兩人長跽,一人曲臂,另一人伸臂,隔局而博;另兩人近局,對膝踞坐擁博。狩獵圖表現場景廣闊,結構緊湊。右側馳馬縱犬執具而追,兔、鹿等臨危狂奔;中部一山,層巒疊嶂,仙人躑躅,動物或逐或憩;左側有眾多的禽獸,動靜各異,有兩羽人似作馴獸之姿。以上兩幅畫面均采用淺浮雕手法,刻畫了豐富、傳神的生活場景。車馬出行圖采用了凹面陰線刻,線條流暢,技藝嫻熟,刻畫了身份不同人物、矯健的馬匹、式樣繁多的車輛,表現了漢代森嚴繁縟的儀衛制度,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漢墓主人的社會地位。
    第二類:反映升仙得道思想的神話人物、奇禽異獸等民間傳說內容。主要分布在墓門、室頂坡石及封頂石上,代表性的畫面有前室封頂石的雷神出行圖、中室室頂南坡的王母出行圖。雷神出行圖藝術想象力奔放自由,雷公在眾仙的簇擁下,御慶云前行,電母、風伯、雨師各自作法相隨,威風凜凜,浩浩蕩蕩。奇禽異獸在畫像中占據了大量的空間,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人性化的蟾蜍,九頭人面獸等包含了繁雜的漢代文化思想內涵。畫像中各種狀態的朱雀即是傳說中的鳳凰形象,《漢書》中也記載了“鳳凰集于安丘、淳于”的事實。在今天看來似乎有些虛妄,但在漢代這是天下太平,民富安康的象征,鳳凰體現了人們對幸福生活的渴望。
    第三類:少數的歷史故事。表現主題明確的有泗水升鼎圖和孔子問道圖。孔子問道圖采取了減地凹面陰線刻手法,一長列的人物、車馬刻畫得細膩暢酣。畫像左起首位老子、次項橐、第三孔子,以及跟隨孔子游學的弟子。孔子曾經向老子問學周禮的有關典章故事,曾與七歲的童蒙項橐辯道。在這里畫像的設計者把兩個故事作一幅畫面處理,集中反映了孔子賢者為師,而師無老少,不恥下問的思想認識。同時,建造和使用畫像石墓的主人大都是積學仕宦之人,師道學問在東漢是立身的根本,所以,即使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生活也應該有圣賢垂訓,不失儒雅風范。
    第四類:反映生殖崇拜觀念內容。分布在前室與中室之間的方柱和后室北壁中間的方柱上,代表作是前室與中室之間的方柱。畫面刻畫了眾多的人物、動物,人與人、人與動物之間的復雜關系處理得非常巧妙,相互撫摸的人、孕婦以及有孕的熊,親切安詳,表達了漢代對生殖繁衍、人倫常理的認識,寓意深遠。方柱雕刻運用了成熟的高浮雕和透雕鏤空技法,刻畫得惟妙惟肖,姿態萬千,富有動感氣息,是漢代石刻的代表性作品,被譽為“罕見的漢代藝術杰作”。

    據考證,該墓的主人應是東漢晚期安丘人孫嵩。

    孫嵩(約135—195年),字賓碩,一字賓石。博學多識,重節尚義,因救助趙岐而聞名。明萬歷《安丘縣志》說:“而賓碩亦從此顯名于東國,仕至豫州刺史。”
    孫嵩卒后,歸葬故里,諸多文獻記載了孫嵩墓的基本位置。《水經注》載(牟山)“山之西南有孫賓碩兄弟墓。碑志并在也。”明萬歷《安丘縣志》稱:“豫州刺史孫賓碩墓在牟山金溝河西南。”《青州府志》稱:“孫賓碩兄弟墓,在縣西南牟山下。”《續安丘縣志》記載,元代于欽著述《齊乘》一書時,寓宿太虛宮,夜夢趙岐說:“仆有良友葬安丘,其人節義高天下,今世所無也。請載之,以勵衰俗。”訪讀《趙岐傳》之后,于欽始悟,趙岐所言“良友”即是孫嵩。文物調查顯示,他救趙岐的故事也在當地民間廣泛流傳,俠義之風未泯,道義豪氣長存。二十世紀上葉,在牟山西北的牟山觀中,仍有孫嵩、趙岐的塑像。觀南小路的一側,尚立有孫嵩墓道碑。
    孫嵩闔門百口,出入車馬隨從,應是當地的著姓大族,仕至豫州刺史。他的身份與墓主所顯示的社會地位相當,也有足夠的實力來營造當時盛行的這一形制和如此規模的墓葬,漢墓的主人應是孫嵩。董家莊漢畫像石墓規模宏大,是我國迄今所發現的大型漢畫像石墓之一;畫像構圖復雜,內容豐富多彩,雕刻技術精湛,藝術水平高超,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文物價值和科學藝術價值。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购彩快3-入口